2013年煤炭行業發展展望運力有待細化

來源:秦皇島煤炭網    日期:2013-1-17    瀏覽次數2365

2012年12月25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深化電煤市場化改革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明確了未來電煤市場化改革的主要任務,其中主要包括建立電煤產運需銜接新機制,2013年起取消重點合同,取消電煤價格雙軌制,發改委不再下達年度跨省區煤炭鐵路運力配置意向框架。

  從2000年煤價開始一路高啟后,煤電“頂牛”就成為了煤電市場長期存在的主要矛盾之一。對于煤電市場來說,每一次政策的出臺,都會伴隨著或大或小的市場震動。

  業內人士認為,短期來看,此次改革對國內煤炭價格的影響有限。2012年年末為完成生產指標和銷售任務,煤炭生產企業紛紛抓緊生產,貿易商們也開始清理庫存,造成了煤炭供應量的爬升。截至12月26日,環渤海動力煤(5500大卡)平均價格634元/噸,較前期下跌1元,而這一價格比2012年年初降了163元/噸。對于多數煤礦和電廠而言,當前市場煤價格水平已與相同熱值的重點合同煤相差不大。因此,電煤價格并軌對其經營效益的沖擊有限,不會影響煤炭和電力的正常生產秩序。長期來看,取消重點合同煤后,2013年電煤價格將主要由供求關系決定。從需求來看,盡管近期煤炭需求有了一定回升,但春節后的二、三月份是動力煤傳統的需求淡季,市場情況并不會得到較多的改善。從供應來看,2013年山西、內蒙古、陜西等煤炭主產區將繼續釋放新增產能,原有產能在經歷2012年停產、限產后也將重新投放。并且,包括電廠在內的各環節電煤庫存一直處于較高水平。所有這些都進一步壓縮了電煤價格上漲的動力和空間。

  宏觀經濟形勢對煤炭價格的走勢會產生直接的影響。從國內看,2013年是貫徹“十八大”精神的開局之年,各級地方政府勢必會把保增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經濟增長的政治環境無疑將優于2012年。為穩增長,2012年9月份以來國家有關部門陸續審批、核準通過了一大批基建投資項目,2013年將是這些項目的重要建設期,這必然會帶動鋼材、水泥、電力等能源原材料需求有所回升。另外,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2013年要積極穩妥推進城鎮化,雖然中央明確要求著力提高城鎮化質量,要把生態文明理念和原則全面融入城鎮化的全過程,走集約、智能、綠色、低碳的新型城鎮化道路,但在許多地方政府看來,城鎮化意味著基礎設施建設,意味著房地產開發投資。在進出口和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雙雙回升的基礎上,電力、鋼材、水泥等能源原材料需求增加,各種煤炭需求有望整體回升。

  此外,進口煤的不斷涌入,勢必會對國內煤市形成一定沖擊。前些年國際能源價格不斷震蕩走高,國際市場煤炭需求旺盛,印尼、澳大利亞、俄羅斯、美國、哥倫比亞、南非等主要煤炭出口國煤炭行業投資快速增長,不斷有新增煤炭產能釋放。當前,歐盟、日本、韓國和我國臺灣省經濟復蘇乏力,其煤炭進口需求增長空間均不會太大,國際市場煤炭需求仍然主要取決于中國和印度。從國內來看,我國煤炭進出口市場競爭程度較高,進入門檻相對較低,只要國內外存在價差,煤炭進口量就會增加。沿海地區對進口煤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依賴,部分進口煤已經成為剛性需求。但由于2012年國際煤市整體疲軟,煤炭行業投資增長放緩,加之部分國家出口面臨基礎設施瓶頸,2013年主要煤炭出口國新增煤炭出口能力整體將受到一定制約。預計2013年,國內煤炭進口總量將在2012年基礎上小幅增長。

  令人擔憂的是,大煤企格局的形成給煤炭價格帶來更多不確定因素。隨著國內煤礦企業兼并重組和煤炭資源礦業權整合的不斷推進,煤炭產業集中度不斷增強,顯露區域壟斷之勢,極易形成價格壟斷的局面。

  綜合來看,2013年國內煤炭供求仍將較為寬松,國內煤市供需相對過剩的階段性特征不會發生實質性變化,煤價上漲力度不會太大,煤炭價格將更趨于理性。

 總量數字“噱頭”

  2012年3月,國家能源局發布《煤炭工業發展“十二五”規劃》(以下簡稱《規劃》),《規劃》明確提出,2015年煤炭生產能力控制總量為41億噸/年。

  有媒體把這一數字形容為“無法實現的數字游戲”。

  從目前煤炭大省和大型煤炭企業的發展規劃來看,41億噸很有可能輕易就被突破。由此,“總量控制”也就成為了煤炭工業發展“十二五”規劃的關鍵詞。

  自2012年下半年開始,全國最大的煤炭碼頭秦皇島港庫存頻閃“紅燈”。2012年,“黃金十年”告別了“遍地黃金”的煤炭行業。但煤炭行業釋放出來的“拐點”信號,并不影響其景氣消退。歸根結底在于,近年來煤炭產能的高速增長源于煤炭行業的繁榮,煤價持續高位運行自然會吸引大量資金投入,總量控制將很難實現。

  相關主管部門領導也認同產能總量控制的不易。國家能源局副局長吳吟曾表示,規劃提出的數字是一個“導向”,通過控總量這種手段和方式進一步促進轉方式、調結構,最終的數字不一定與這個數完全一致,而是“靠的比較近”。他同時表示,中期還要對規劃進行評估,要做一些調整,所以數字大小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怎么轉方式、調結構,怎么把煤炭高效利用、清潔利用做好。

  對煤炭產業投資的狂熱在近兩年的資本市場上并不鮮見。煤炭業的持續景氣令煤炭資產在資本市場上備受追捧,“觸煤”即漲,出現“千軍萬馬齊搞煤”的局面,非煤企業也紛紛“涉煤”、“搶煤”。

  目前,全國在建煤礦規模很大,受煤炭企業兼并重組礦井改造后產能釋放,以及一些大型非煤企業紛紛涉足煤炭等因素影響,“十二五”期間煤炭產能過剩的壓力非常大。

  據悉,在此次規劃出臺前,各產煤省上報的“十二五”煤炭產能規劃粗略相加已經超過42億噸。以煤炭央企為首的煤炭集團也紛紛披露產能倍增計劃。

  吳吟明確,“十二五”期間煤炭產能過剩的壓力非常大,要考慮對煤炭產量實施總量控制,并科學規劃產能。煤炭產量在未來必須要有限度,能源的短缺可以以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來替代。

  盡管如此,業界還是普遍擔心,隨著未來一些大型煤炭基地產能的集中釋放,到2015年末全國煤炭產量可能遠高于39億噸。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規劃》提出扶持大基地大集團發展,這或將進一步加大未來產能過剩的隱憂。

  《規劃》提出,到2015年,全國要形成10個億噸級和10個5000萬噸級大型煤炭企業,煤炭產量將占全國60%以上。未來煤炭生產將以大中型煤礦為主,繼續壓減小煤礦數量。到2015年,全國煤礦數量將控制在4000家以內,平均單產規模在100萬噸/年以上,比目前煤礦數量減少一半。

  近兩年來一些重點省區推進的煤礦企業兼并重組已經讓一系列大煤炭企業集團逐漸浮出水面。相關統計顯示,截至2011年底,全國范圍內煤炭產量突破億噸的企業已達7個,突破5000萬噸級的企業多達9個。更有15家企業將2015年的煤炭產量規劃目標定在了億噸級以上。有業內人士據此認為,大型煤炭企業的過度擴張會進一步加劇整體產能過剩的趨勢。

  運力有待細化

  2012年12月31日,國家發改委發布了《關于深化電煤市場改革的指導意見做好產運需銜接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稱,自2013年起,取消重點合同,取消電煤價格雙軌制,發改委不再下達年度跨省區煤炭鐵路運力配置意向框架。凡依法生產經營的煤炭、電力企業,均可自主參與銜接。煤電企業要抓緊開展煤炭產運需銜接工作,力爭在1月15日前完成2013年度電煤合同的簽訂。交通運輸部、鐵道部組織好運力銜接,加強對有關鐵路局、港航企業的指導,依據匯總的電煤合同和運輸能力,合理配置運力并保持相對穩定。對大中型煤電企業簽訂的中長期電煤合同適當優先保障運輸。 這也意味著2013年鐵路運力配置只是在2012年鐵路運力配置的基礎上,略有調整。

  《通知》同時指出,對產運需三方認可的年度、中長期電煤合同由發展改革委、交通運輸部、鐵道部備案,作為日常監督檢查的依據。對簽訂虛假合同、造成運力浪費或不兌現運力、影響資源配置的行為要依法依規加大懲罰力度。對此,有分析人士提出了質疑:合同是煤電雙方簽訂的,鐵道部認可哪些合同?如何認定?是不是需要承運方和鐵路談?

  目前,我國鐵路線路仍以國家鐵路即國有及國有控股鐵路為主,由鐵道部下屬的各個路局或集團公司(如廣鐵)負責運營。2012年1-11月份,我國鐵路貨物發送量完成356720萬噸,其中,國家鐵路完成295796萬噸,占總量的82.9%,非控股合資鐵路和地方鐵路貨物發送量合計僅完成60924萬噸,占20.59%。不僅如此,鐵道部是鐵路運輸市場的監管部門,自己承擔鐵路安全生產和運輸服務質量監督管理責任,統一管理鐵路運輸組織和集中調度指揮工作,制定鐵路運輸服務質量行業標準并監督實施,規范鐵路運輸市場。

  在重點電煤合同取消而鐵路動力仍然緊張的“三西”(山西、陜西、內蒙古西部)地區,煤炭市場化進程仍然受到鐵路運力的制約。讓有貨運需求的企業直接跟“高度壟斷”、“監管缺失”的“鐵老大”自行談判,結果很容易想象得到。正常情況下,壟斷企業為了維持市場高價,會人為地制造供給短缺,從而獲取利益最大化。而目前我國鐵路運輸價格是政府制定的,鐵路方面控制不了價格,這種情況下,基層鐵路部門恐怕只會更多的利用自身資源人為制造運力短缺,從而進行尋租,煤電等運力需求企業為了拿到車皮,需要付出比正常運價更高的代價,并最終推高煤炭價格,或者蠶食掉本該屬于煤炭和電力企業的利益。即便鐵道部高層明確要求下面各個路局要照章辦事,但由于缺乏嚴格的第三方監管,實際可能也很難做到。

  取消電煤價格雙軌制是電煤定價機制的重大轉變,也是能源價格體制改革的重要一環。電煤價格市場化一定伴隨著電價機制的改革—煤電聯動,以及鐵路運輸系統作為第三方物流服務機構的后續管理機制改革。鐵路運力是左右未來煤電企業利益格局的決定因素。歷年煤炭銜接會鐵路運力配額數據顯示,煤炭鐵路運力中運力配額占較大,其中,2012年鐵路運力配額占比為59.81%。《指導意見》對煤電聯動機制的實施方案做了相應調整,但電煤運輸管理辦法仍需要鐵道部出臺相應管理辦法,對如何建立公開公平的運力配置機制訂詳細的實施方案。

  不過讓人略感欣慰的是,隨著煤炭專運線路建設的推進,鐵路運力未來兩年有望進一步寬松。目前,我國在建的鐵路項目包括山西中南部鐵路、神朔黃擴能、張唐、準朔、赤大白、蘭新第二雙線、集包第二雙線等煤運專線或以煤運為主的干線。部分煤運鐵路有望在2014年和2015年建成通車。此外,解決蒙西、陜北煤運華中問題的蒙西至華中煤運通道、解決蒙東錫林郭勒盟煤下海南運問題的珠恩達噶布—錫林浩特—豐寧—曹妃甸煤運通道和解決新疆準東煤田外運問題的將軍廟—哈密—策克煤運通道等也都陸續開建。屆時,全國的鐵路煤運能力可由現在的每年20億噸提高到30億噸以上,鐵路煤運的緊張局面可望得到根本緩解。

  生態亟待保護

  面對資源約束趨緊、環境污染嚴重、生態系統退化的嚴峻形勢,黨的十八大首提“美麗中國”,明確:“必須樹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努力建設美麗中國,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這也對煤炭資源的開發利用提出了全新要求。 煤炭資源開采會造成巖土體破裂、地表及地下水資源動態變化、水位下降、地表下沉和松動等,由此造成一定范圍內近地表的生態環境變化。在生態環境脆弱區,如果措施不當將會帶來嚴重的環境問題。

  因此,煤炭資源大規模開發,與之伴生的是對土地、生態和人居環境的巨大破壞,不可避免地產生各種生態環境和社會問題。作為煤炭生產和消費大國,礦區生態建設備受各界關注。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1年底,全國井工煤礦采煤沉陷損毀土地面積已達100萬公頃,這一數字還以每年7萬公頃的速度增加,直接威脅我國保有耕地18億畝的紅線。北方地區分布在黃河流域附近的煤電基地大量引用黃河及其支流水資源,有可能提高黃河斷流風險,對居民飲水、糧食安全和生態環境造成很大影響。專家指出,我國煤炭行業的發展面臨著資源需求和環境保護的雙重挑戰,開展煤礦土地復墾與生態修復的相關科研工作,對于遏制煤炭資源開發過程中導致的生態破壞和維護礦區生態安全有重要的意義。

  在2012北京國際生態修復論壇上,專家表示,礦區土地復墾和生態修復是可持續發展必不可少的工作。而如何在促進國民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又保障土地資源和環境安全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業內人士表示,我國煤礦地域分布廣、自然條件差異大、礦區土地損毀情況不一,使現階段我國在煤糧復合區域,相關邊開采邊復墾技術與理論缺乏普遍適用性,研究與推廣有一定難度。目前進行的礦區生態環境修復工作,多注重修復數量,缺乏對修復質量的重視;修復示范及探索性工作較多,單項技術較多,從系統尺度修復較少。

  另外,煤炭資源開采引起地表沉陷、積水、村莊搬遷,加劇了人地矛盾。數據顯示,僅兩淮煤炭基地已經搬遷41個村莊,人數達25531人,“十二五”期間需要搬遷村莊的數目為104個,搬遷的戶數為194760戶,搬遷人口為639833人。專家稱,僅五大平原煤炭基地中的兩淮基地和魯西基地的搬遷人數就超過了三峽移民130多萬的總數。

  多位專家表示,國家應在政策上對煤炭基地移民工作予以支持,增加國家項目,在塌陷區治理上給予資金傾斜,同時可以建立采煤塌陷區治理長效機制,提取煤炭可持續發展準備金。

  同時,煤炭開采導致礦井瓦斯和煤燃燒產生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危害大氣環境。礦井瓦斯中的主要成分甲烷,其溫室效應為二氧化碳的21倍。據統計中國每年從礦井開采中排放甲烷70~90億m3,約占世界甲烷總排放量的30%,除5%左右的集中回收利用外,其余全部排放到大氣中。燃煤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總量占我國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85%以上。礦區地面矸石山自燃釋放出大量有毒有害氣體,也嚴重污染大氣環境并直接損害周圍居民的身體健康。環境保護部部長周生賢去年8月強調,要堅決貫徹落實“十二五”節能減排綜合性工作方案,在大氣污染聯防聯控重點區域實施煤炭消費總量控制。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國西部地質生態環境十分脆弱。煤炭開發戰略西移步伐不斷加快,如何實現煤炭資源安全高效開采與環境保護協調發展尤為重要。隨著生態文明理念的提出和作為總體布局的戰略,煤炭高效清潔安全開采和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將全面展開。

五行火送福客服